4月7日,在賽文交通網主辦的公路交通安全治理與設施精細化探索線上研討會上,海信網絡科技智慧交通事業本部高級專家韓鋒發表《科技賦能、協同共治 農村交通安全綜合治理實踐》主題演講,分享了海信在農村交通安全治理領域的實踐經驗。

據韓鋒介紹,海信秉承科技賦能、綜合治理理念,著力打造農村交通安全治理共同體,形成了體系化的農村交通安全綜合治理一體化解決方案。該方案基于多源數據采集匯聚,進行大數據分析研判、安全風險實時預警、執法人員合理調派、監督考核評價等,實現對“人車路企”等交通要素的實時動態管控,引領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提檔升級。

農村安全管理存在“兩差四難”

農村道路交通安全一直是交通管理的主戰場,也是各界關注的痛點、難點。數據顯示,“十三五”期間,農村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數上升11.5%,占公路死亡比重上升10.5個百分點;“十三五”末農村公路每百公里交通事故率為1.47,比“十二五”末增長31%。隨著機動車保有量的激增和道路里程的增長,農村交通安全形勢將更加嚴峻,交通安全治理刻不容緩。

加強農村交通治理,根本在于找準、找清農村道路交通“久病難愈”的病癥所在。韓鋒認為,問題的根本原因在于“兩差四難”,所謂“兩差”即基礎條件差、安全意識差,意指農村道路標志標線不足、視頻監控及信號設施不足,低速貨車載人、人貨混裝、客車超員和不戴頭盔等現象普遍,這也是農村交通治理中最難解決的“痼疾”。而所謂“四難”也就是隱患難歸集、整治難協同、工作難監管、警力難覆蓋。

厘清“兩差四難”,也就找到了治理農村道路交通安全問題的抓手。韓鋒介紹道,為推進農村道路交通提檔升級,部局省廳多次召開農村道路交通安全專項會議,提出了深化警保合作、推進“兩站兩員” 建設,推動“千燈萬帶”示范工程等要求。但在具體實踐中,隱患難感知、機制難落地成為阻礙工作推進的“攔路虎、絆腳石”。

治理農村交通安全隱患,海信“亮劍”

提升交通隱患感知能力、保障機制落地落實,海信“對癥下藥”打造了業內首個體系化的農村交通安全綜合治理一體化解決方案。通過加強感知層建設、網絡建設與機制保障能力建設,并盡量復用已有基礎減少投資,海信打造以智能警示樁、激光透窗、信號機為感知層,以大數據為底座,以情報研判引擎、任務驅動引擎、監督考核引擎為驅動,以鎮政府、派出所、區縣交安辦、村委、交警中隊、勸導員為應用層的農村交通安全治理共同體。


在提升交通隱患感知能力方面,據韓鋒介紹,“情報研判引擎可以精準地研判出實時處置、勸導宣傳、隱患整改、預警提示、監督監督等5大類安全風險預警?!蓖瑫r,依托激光透窗、智能警示柱、信號機等交通態勢感知手段,可以實現對違規載人、面包車超員、不戴頭盔、違法未處理等問題的智能感知。就拿激光透窗來說,通過布設在檢查站上游、學校周邊、客運集散地周邊的激光透窗抓拍,可以精準查緝小客車超員現象;還有智能警示樁可以提醒過往行人車輛,識別三輪車違法載人、電動車不戴頭盔等常見亂象。

基于感知層識別出的交通隱患,交警往往需要通過定期宣傳、上門勸導等方式對群眾進行宣導。但農村警力資源有限,且缺乏與區縣交安辦、村委等非常設機構的聯動,管理缺乏抓手、效率往往不高。為了提升執法管控效率,海信通過大數據賦能,以“兩站兩員”警力資源為核心,聯合村鎮及派出所共同建立“一預警三響應”機制,將預警信息按照分工同時推送至村委會、鎮政府、派出所分別進行處置反饋,并由派出所進行監督閉環管理。

同時,在系統中還建立了“區、鎮、村”三級考核評價體系,對鎮政府、村委會及各級路長、勸導員進行考核,自動生成考核結果,對各類人員走訪、勸導、處置反饋等工作進行客觀評價,確保農村交通安全管理工作實體化運作、常態化運轉?!氨确秸f,若村鎮區路長對當地路面破損等隱患信息處置不及時,派出所可通過考核其工作督辦路長及時整改,”韓鋒介紹道,這樣一來信息流轉更順暢、處置更及時,兩站兩員、路長制機制落地更見成效。

隨著農村經濟社會的發展,機動車保有量的增加與道路里程的增長,農村道路交通情況將更加復雜,治理工作難度大、任務重。下一步,海信將著力于打通復用農交安APP通道,實現信息暢通暢達,深化專用感知層設備研發,推動機制保障引擎的標準化與開放性,為農村交通安全治理工作提供更卓有成效的治理方案,把穩、把緊農村交通安全的“方向盤”,提升農村地區交通管理與出行體驗。